点击阅读全文

滚出家后:初中学历的她,发财了

主角是李京京李妍的现代言情《滚出家后:初中学历的她,发财了》,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黄多多”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隔壁张萍过来串门,一进门就大声嚷嚷:“你家这玻璃擦得太干净了,我差点就一头撞上去了”隋竟波迎了上去:“哪就这么夸张了?”张萍心道,她就真的特别喜欢隋竟波家的这个小保姆,干活麻利,人还不懒瞧瞧人家这卫生做的!自己家的那个她也算是满意,可这人啊就怕作比较,一比较,自己家的那个就不够看了!“李妍,给张阿姨倒杯茶”隋竟波喊李妍“哎,阿姨我这就去倒茶”李妍从梯子上下来,洗了手后又擦干净进了厨房去倒......

阅读精彩章节


李妍,走了。

从家里走了。

李大刚知道的时候就差一跳三丈高。

指着门框,大声吼着:“叫她滚!这辈子她也别给我滚回来!我李大刚没有这种离家出走的女儿!”

父母和你商商量量,你一个不高兴就离开家,谁给你的胆子?

张兰坐在一边哭哭啼啼,厨房的洗衣盆里还堆着一堆没洗的脏衣服。

过去李妍最是心疼母亲,知道母亲身体不好,根本舍不得张兰做这些。自从前几年把李妍从乡下接了过来,张兰已经很久没有碰过洗衣服这活儿了。

你说三家一厨住着,衣服摆在哪里都碍事呀。

摆在屋子里也没地方啊。

张兰是既难过想要出去找女儿,她担心李妍会出什么事情,一方面她还得把这些脏衣服马上洗出来腾地方。

“我去找找她吧,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头会出事儿的……”张兰偷偷去看丈夫的脸色。

你说老二这孩子!

就算让你继续读书,你就一定能考上大学?

说走就走,一点不可怜父母。

走就走吧,还留纸条说什么父母压榨女儿去补贴儿子,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走之前还对着父母泼了一盆脏水。

纸条贴在了厨房,是人家老黄给送过来的,张兰一想起自己刚刚丢的人,只恨不得马上挖个地道钻进去。

造了什么孽生出来这种专门打父母脸的女儿?

那纸条上写的都是些什么啊?

这就是冤枉他们啊,自己和丈夫养大了闺女,结果人家一个不高兴就说父母剥削。

你听听,剥削这是什么词儿啊就用在父母的身上?

父母啊,那是神一样的人物,一个孩子怎么可以端起脏水就往父母身上泼呢?

李大刚暴声吼道:“不许找!她不是说我们剥削她吗?行,反正我也把她养大尽了义务,从今以后她自己赚的钱自己花,以后她结婚生孩子都和家里一毛钱关系没有,将来鹏飞出息了也不许帮她!”

逆骨?

那我就敲碎了你的骨头,我看你怎么叛逆!

“从今以后把她从这个家里除名,将来她就是要饭经过门口,也不许可怜她!”

李大刚摔了个碗,恨不得将李妍当成这碗狠狠摔出去。

气不打一处来。

剥削?

女孩子没结婚前,赚钱交给家里哪里有问题?

你将来不出嫁的吗?不需要娘家把你嫁出去的吗?

出了嫁,不生小孩儿的吗?

生小孩儿要不要父母帮忙?

张兰偷偷去摸眼泪,心口一阵跟着一阵的疼。

原本想得好好的,老二这不念书了能出去打工赚点钱贴补家里,明年老三上高中如果需要钱就可以不用回老家挨家去借。结果你瞅瞅,这都什么事儿啊?

正想着呢,手一碰到洗衣盆里的冷水,被拔得一激灵。

这早上不知道多少家同时用水,水管子里现在接出来的水跟井水似的,要多冻手就有多冻手。她这前段时间生了场病,一直哩哩啦啦没有好利索,平时也不太敢碰凉水,中医交代如果一碰凉水那这病还得重头治。想到女儿不管不顾不心疼她这个做妈的,张兰的泪水流成了小河。

老二,你好狠的心呐!

明明你最知道心疼妈妈,明知道家里经济困难妈已经扛不住了,就想让你搭把手,你转个身竟然撒手不管妈了?

李大刚踹了门板一脚,径直下了楼。

不上工哪里有人给钱花?没有钱全家都喝西北风啊。

张兰一边用洗衣板搓着衣服,一边哭,嘴里嘟嘟囔囔:“……妍妍啊,你到底去哪儿了?你一个人在外头可怎么活啊。”

“哎呦,洗衣服呢。”

隔壁老黄媳妇带上门,准备上班。

这一大早的就听了一出精彩的好戏码。

老黄不让她多嘴多舌,省得往老李家伤口上撒盐,可老黄媳妇觉得这事儿怎么就这么痛快呢?

薅羊毛还不能可着一只羊薅呢,这家可好,就逮住二女儿可劲儿薅。呵呵,现在羊跑了吧。

张兰听见动静,立即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头也不太能抬得起来。

这李妍的事情,现在不知道闹的多少家知道了,丢人啊。

老黄媳妇唇角翘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一字一句说着:“烧点热水吧,早上大家都用水,水凉。你身体不怎么好,可别拔出来什么问题。”

张兰虚弱一笑:“李妍那丫头是和我们置气,就胡乱瞎写!你说说我对她不好吗?家里有什么我都可着她来,那不让她念书了是因为……她自己也不愿意念了呀……”

老黄媳妇一个白眼翻上天,拉开外头的大门直接上班去了。

张兰看着眼前的这盆大凉水,呆住不动。

悲从中来。

就算她病死了,谁会可怜她?

这边她蹬腿,那边丈夫马上就会另娶。

京京那丫头除了嘴甜,什么活儿都不肯干,儿子的话就更指望不上了。一个男孩子,让他坐下来好好学习,什么都不用他管,就这都不行呢。

“死丫头!你心肠怎么就那么狠呢?我看你回不回来!”

张兰又抹了一把眼泪,继续搓衣服。

她心里有一百分的肯定,肯定老二回来就是早晚的问题。

一个姑娘家家的,从来没出过门,能疯哪去?不就是现在和家里闹脾气耍任性,所以跑出去待几天。自己怕啥呢?就怕女儿被人骗了!

张兰想让李妍自己服软认输回到家里来帮她分忧解难,怕的就是女儿会被男人的三言两语哄走,如果一旦处了对象,这就是跑别人家帮忙去了。

这个死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可千万别按照她想的来!

静静的想了会,张兰越想越害怕。

老二不像老大那样的精明,万一人家给她点好吃好喝她就跟人处了呢?

一旦生米煮成熟饭,那就彻底没人要了。

“自己脑子不灵光还不承认,家里都是为你好想要把你留身边细心照顾,结果你留这么一张纸条说爸爸妈妈剥削你,说我们重男轻女?我和你爸对鹏飞都没这么好,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啊!你说走就走,想着就你可怜妈妈,知道心疼妈妈,结果我白夸你了……”

臭丫头啊,叫人不省心的臭丫头。

老黄老婆下了楼,转头对着楼上狠狠呸了一口唾沫。

如果她是老李家的二丫头,她绝对不回来!

回来干什么?

那个妈嘴上说着多心疼心疼你,牺牲的时候就把你排第一。

“哼!口口声声说心疼老二,怎么没见你让老大洗衣服?”

比起来漂亮能说会道的老大,老黄媳妇更喜欢沉默寡言的李家老二,只是可惜了,人家做父母的看不到老二的长处,怪就怪生在这样的家庭了吧。

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孩子,人家根本不稀罕,呵。

小说《滚出家后:初中学历的她,发财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