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唐音的故事,看点十足。《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这本连载中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沈南洲,霸总,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虐文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264章 番外 全书完,已经写了56.9万字,喜欢看霸总、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虐文 而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

作品介绍

《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小说是网络作者如火如荼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唐音。主要讲述了:唐音浑身抖如筛糠,因为恐惧,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下来,模糊了视线缩在唐音怀里的小悦再也撑不住,发出惊惧尖锐的哭喊声身形硕大的金毛,听到叫声更加凶狠了起来,直接对着唐音扑了过来唐音死死将小悦护到怀里,浑身发软地慢慢贴紧身后的墙壁,以一个弱者的姿态,不吭声不动弹,只占着墙角很小的一个位置她很轻地安抚小悦:“小悦不哭,不要怕,不哭喊狗就不会过来了”小悦死死咬着惨白的嘴唇,嘴里发出牙关打颤“咯...

书友评价

看过最差的一部小说男主智商咋就那么低三个主角没一个能让人把整部看完感觉

了,那个时候女主还不知道一些事情,所以相比之前也讨厌男主少一点,可是在这个情况下女主还激怒男主,有很大的概率是故意的,请问有没有男的来解答一个问题:如果你妻子内裤上,有个亲手她画的男人,你难道不会生气吗?我觉的不打她,不去离婚都算好了。

唐音最后和傅白在一起了 皆大欢喜

热门章节

第14章 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

第15章 想进门,就跪着挪进去

第16章 装什么,不是做梦都想我碰你吗

第17章 失控,强迫

第18章 亲手将她送给别人

作品试读


唐音挣脱不开压制住她的保镖,只能祈求沈南洲能告诉她,夏思云是骗她的。

“那肉不是小悦的,不是的对不对,夏思云在乱说对不对。”

夏思云脸上都是伤,她努力装得梨花带雨,但却看不到自己此刻肿着一张脸的模样,难看得有多不堪入目。

她好像在沈南洲脸上看到了一丝嫌弃,但再仔细去看,又好像没有。

她带着哭腔道:“南洲,我不知道音音在说什么。

我刚刚拿了些碎肉过来,打算喂狗,进来才想起来,狗住到别的房间里去了。然后音音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扑上来就对我动手。”

她说着又向沈南洲求情:“一定是音音误会什么了,南洲你别怪她。都怪我,我明知道她不喜欢我,不想看到我,我不应该出现到她面前的。

南洲,要不你让我离开景苑吧,我怕下次音音再看到我,又会生气。”

她害怕地看了唐音一眼,注意到唐音脖子上的红痕,再想起昨晚她偷偷站在沈南洲卧室外面,听到的那些声音,她嫉妒得快要发狂。

唐音不能继续留在沈南洲身边,她必须离开!

夏思云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南洲,我先走了。你好好安慰下音音,我不会再来景苑了,音音你放心。”

往外面走时,夏思云身体踉跄了一下,看起来有些站立不稳。

沈南洲立刻几步走过去,扶住了她:“思云,你在说什么傻话?我们早晚会结婚的,这里是你的家,要走也该是唐音走。”

夏思云满目含泪地看向他:“可是南洲,我知道音音在意你,小悦也把你当她的生父似的。她们母女离不开你,还是我走吧。”

唐音满脑子都在担心小悦,急声道:“小悦在哪里,她还好好的对不对,我要见她!”

沈南洲不搭理唐音,温声安抚夏思云道:“思云,你好好留下来,我会让唐音跟那个野种离开的。

不过不是现在,她当年算计了我,又害你患上了间歇性精神疾病,走之前我要让她好好付出代价。”

夏思云哀求道:“可是南洲,音音跟小悦已经受苦这么多年了。你能不能放过她们,不要再折磨她们了?”

沈南洲冷声道:“不能,唐音赎的罪还远远不够。思云,你受伤了,让林医生先带你去好好看看,我很快会过来陪你。”

夏思云不甘心,但也不敢急着再多说,乖巧点头先出去了。

沈南洲这才回身看向唐音,他脸上的温和一扫而尽,转为狠戾的神色。

他逼近过来,怒声道:“谁给你的胆子伤害思云!要不是思云求情,我现在早就弄死你那个野种了!”

唐音听到沈南洲的话,知道小悦没有出事,整个人无力地瘫坐了下去,眼泪滑落下来,却又忍不住轻声笑了。

还好,只要小悦没事就好。

刚刚那种巨大的恐惧和绝望,终于慢慢在心头消散开来。

沈南洲愤怒不已地看向唐音露出来笑意,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他直接伸手将唐音拽起来,冷声道:“好,你不是挺会打人吗?我倒要看看,等下换个地方,你揍不揍得过一帮大男人!”

唐音意识到沈南洲想要做什么,心里涌起一丝恐惧。

沈南洲粗鲁地拽着她离开了地下室,再将她塞进车里,冷声吩咐前面的司机:“去夜色!”

半个小时后,黑色的迈巴赫在夜色外面停下来。

沈南洲满脸阴寒地将唐音拽下车走进去,将她拖进了一个包厢里。

包厢光线昏暗,里面已经围坐了不少人。

都是四五十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有的还带来了保镖。

沈南洲将唐音拽进去后,直接将她扔在了地上。

唐音昨晚被沈南洲拽去卧室后,身上的毛衣被扯坏了,现在半边肩膀袒露在了外面,露出格外白皙的皮肤。

她额头磕到了茶几上,倒抽了一口凉气,努力支撑着站起来,注意到围坐着的那些男人,看向她的不怀好意的目光。

离唐音最近的一个姓李的老总,先开着玩笑道:“沈少,这就是您说的,夜色新来的小姐?这衣不蔽体的,看着真可怜啊。”

他说着视线落在唐音露出来的肩膀上,咽了咽口水,恨不得立马抢着先出手。

沈南洲神色漠然:“李总喜欢,就先给你了。”

其他围坐着的男人,都被唐音的姿色迷得七荤八素的,怎么可能甘心就这么被李总抢了。

有老总急着出声:“我看这样的绝色,肯定也不止李总喜欢。要不大家出出价,谁出得高,就给谁好了。”

沈南洲看向唐音嗤笑了一声:“看来,你还挺抢手。好,那就出价,谁价高,她就送谁了。”

见沈南洲开了口同意,围坐着的人立马等不及地给价。

“我出十万!”

“我二十万!”

“我三十万!”

李总势在必得,直接签了张一百万的支票,重重地拍到了茶几上:“都别抢了,今晚这个女人我要了!”

唐音眸色恐慌,看着那帮男人跟买卖货物似的,言行轻浮,有靠得近的还直接对她伸了手。

她看沈南洲坐在沙发上抽烟,没有注意她,索性一咬牙,直接回身就往外面跑。

沈南洲的保镖立马几步上去,拽住她将她甩回了地上。

李总满脸的淫笑,起身就要带唐音出去,突然听到人群里有人说了一声:“这个,好像是沈少的妻子吧?”

五年前那事闹得沸沸扬扬,唐音上了沈南洲的床,后来怀孕,沈南洲被逼娶了她。

虽说谁都知道沈南洲厌恶这个女人,更从不带唐音参加任何活动,外面见过唐音面的人都不多。

但毕竟还是有人认得出来的,不管怎么说,名义上唐音还是沈南洲的人。

那人一说,人群里不少人都认了出来,都变了脸色。

李总也有些犯怂了:“是……是沈少的妻子啊?沈少您跟我们开玩笑的吧,您的人,我们哪敢动呢?”

沈南洲优雅地吐了口烟圈,眯眼看向唐音:“谁说她是我的人,她配吗?”

人群里的人赔着笑,但李总还是不敢下手了,刚刚热热闹闹要抢唐音的人,现在也都诡异地沉默了下来。

谁不知道,沈南洲这个人,手段狠戾又阴晴不定的。

他的妻子,就算不受他待见,谁真敢去碰。

唐音浑身发抖,才刚松了口气,包厢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大步迈进来,看向唐音,语气戏谑含着挑衅:“哟,这不是沈大少被逼娶的老婆吗?怎么,沈大少这是破产了,拿老婆出来卖?”

沈南洲神色不悦地看向走进来的傅白:“傅总要是喜欢,就送你了。”

傅白打量着狼狈不堪的唐音,几步过去直接将她单手扛起来,就往外面走:“我正愁今晚没得吃,多谢沈大少送的老婆,钱我明天给你啊。”

小说《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