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这个废物皇子不简单

军事历史小说《这个废物皇子不简单》是作者“文思泉涌”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江砚楚星遥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第13章楚嫣儿闻言,挑了挑眉,淡淡道:“嗯,我知道了,你去吧!”她这平淡的表现,让丫鬟愣了愣,碰上这种事,自家小姐不该着急吗?不管怎么说,那可是八皇子,如今圣眷正浓若是陛下知道七少打了八皇子,怪罪起来,不说整个楚家倒霉,七少不死怕也要脱层皮心里虽然不解,可小丫鬟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离开一旁的小丫头楚小雅闻言,脸上涌起一股焦急“小姐,我们快去苍梧院吧,七少鲁莽,怕是真会惹出事来”楚嫣儿闻言,...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他玩味的对江逸道:“大皇兄,你说我连首诗都作不出,若是能够出作一首诗来,不知道是否就可以答题了!”
他这话一出,周围的众人全都一脸的错愕,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众人感觉眼前这八皇子是不是脑子抽了。
上赶着来答题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用写诗证明自己。
谁不知道他文不成,武不就的,别说了写诗,估计连字都不认识几个吧。写诗?不被诗写就好了!
江逸闻言,愣了愣后,旋即一阵大笑。他嘲讽道:
“哈哈......我听到了什么,八弟,你竟然说你会做诗!好啊,你今天若是作出一首好诗来,皇兄为你作保,允你答题。”
既然,自己这位好皇弟想丢人现眼,那他就成全对方,等他写出狗屁不通的诗,不用他赶,估计父皇也会恼怒的将他赶出。
周围的众臣闻言,一脸戏谑的看着江砚。全都在等着江砚出丑,谁不知道八皇子是废物,他作诗?背诗怕都不会吧。
江砚看着戏谑的江逸和满脸嘲讽的众臣,淡淡一笑道:“皇兄,这首诗皇弟顺便将它送给你!”
说到这,也不等一脸错愕的江逸反应,他张嘴念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他这诗一出口,顿时现场一片死寂,一众朝臣满脸震惊的看着江砚,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江逸脸色难看,气得浑身发抖,江砚这是在骂他还是在劝他?!
脸色难看的燕皇,怔愕的看着江砚,眼里全是不可置信,这真的是他那个废物的儿子?
这首诗写得太好了啊,而且,他特意说这诗送给江逸,代表的意思就耐人寻味了。
这首诗看似在说煮豆之事,可却寓意兄弟相残,手足相争。
江逸最近一直在找江砚麻烦之事。
不光是燕皇,就是一众朝臣都知道,因为楚星遥将女儿许给江砚之后,江逸一直想置江砚于死地。
燕皇知道此事,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已,对于不受宠的儿子,有本事就活着,没本事那是命。
可如今听到江砚这首诗,他心里顿时感觉有些不是滋味,看向这个不受宠的儿子,心里生出一丝愧疚。
自己对这个儿子,看来还是不太了解啊,有如此敏捷的才思,又有如此惊人的才学。难道他一直在藏拙?
想到后宫那诡秘又危险的处境,燕皇确定自己的儿子藏拙了。
再加上,江砚脸上此时带伤,他今日出现在这,只怕是想找机会自保,不得已,只能是崭露锋芒!
他心里生出一丝欣慰,又生出一丝疼惜。
江砚看向燕皇,将他眼里那一丝愧疚和疼惜捕捉到,他心头突然一动。
自己能不能活命,除了为燕皇立功之外,怕还得勾起他心中的舔犊之情。
光靠燕皇刚升起的这丝还不够,江砚决定加加火。
“父皇,儿臣也有一诗想献给父皇。”江砚恭敬的对燕皇行了个礼道。
燕皇和众臣闻言,再次一愕,他们还没从江砚能写出诗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江砚竟然又想写诗。
回过神来的众臣闻言,满心鄙夷和嘲讽。
这小子莫不是飘了,能够作出一首应景的诗,已经不错,他竟然还想来一首,就他那点水平,还能作出更好的来?
他莫不是非得受辱才罢休?众臣顿时满脸看好戏的看向江砚。
燕皇皱了皱眉,心里升起一股期待。
江砚的表现,让他对自己这个儿子重新有了认识,作为帝皇,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个个优秀。
所以,他对江砚不免生起一丝期待。
“哦,念来听听!”燕皇微微一笑,语气和缓几分。
江砚闻言,点头道:“虎为百兽尊,罔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
他这诗一出口,现场又一片死寂,想要看好戏的众臣震惊的看着江砚,全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又是一首佳作,而且,这首诗寓意,更是让他们惊异,这真是那废物的皇子?这怎么可能。
这看似一首写虎之诗,可诗的寓意却是表达舔犊之情,虎毒不食子!
江逸听到此诗,心头莫名的一突,刚刚那首诗,狠狠打了他的脸,暗示他为了权位,兄弟相残。
他还未从这首诗的愤恨中回过神来。
可这首舔犊之诗一出,只怕这家伙就入了父皇的眼,那时,想要无声无息的杀了对方,怕就不可能了!
“虎为百兽尊,罔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好......好一个一步一回顾!凡儿,父皇忽略你了!你年满十六了,还未开衙建府吧,朕明日命人为你开衙建府!”
燕皇眼含泪光,愧疚的看向江砚。
一首写虎之诗,勾起了他的舔犊之情,是啊,虎毒都不食子呢,同样是自己的儿子,他又怎么忍心让对方不明不白的去死。
说到这,燕皇深深看了眼江逸,眼里意味不明。
江逸脸色微变,连忙低下头去。
但很快他抬头道:“父皇,八弟既然今日是来解题的,那不如就让八弟试试吧。他有如此才学,相信一定可以将三题解出。”
说到这,他阴晦的看了眼江砚,眼底闪过丝阴狠。
众臣闻言,顿时怜悯的看向江砚。
这位大皇子还真是睚眦必报啊,燕皇刚对江砚生起一丝舔犊之情,他就出招害江砚。
江砚此时若是不答题,绝对会让燕皇失望,若是答题,江砚怕是又给大燕丢人,燕皇估计会治罪,刚得的封赏,可能就要被收回去。
燕皇心里涌起一股不悦,但还是转头看向江砚,眼神顿时有些复杂起来。
刚刚一时心软,莫名其妙的就许了诺,可若真让江砚去答题,万一输了丢人,他是不是要将刚刚的封赏收回!
江砚闻言,冷冷看了眼江逸,恭敬的对燕皇拱了拱手道:“父皇,儿臣既然敢来答题,自是有把握!还请父皇拭目以待!儿臣为你败了这北蒙使者!”
他说得豪气万千,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自信。

小说《这个废物皇子不简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