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偏执又病娇,你管这叫深情?

《偏执又病娇,你管这叫深情?》由钟之中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魏嫣然所吸引,目前偏执又病娇,你管这叫深情?这本书最新章节第200 章 番外——孩子们的世界4,偏执又病娇,你管这叫深情?目前已写412589字,偏执又病娇,你管这叫深情?,魏嫣然萧烆,古代言情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偏执又病娇,你管这叫深情?》小说是网络作者钟之中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魏嫣然。主要讲述了:晚膳十分丰盛,宫女将饭菜放到门口,还没看到自己,就眼疾手快将门关上了,生怕自己跑出去似的白日睡多了,晚上魏嫣然睡不着,直到后半夜眼皮才渐渐沉重起来正在这时,凤仪宫大殿门发出轻微一声响,她下意识一抖,那种反应仿佛是刻在骨子里的一股芳幽淡香钻入鼻中,熟悉高大的身影被烛火印在床榻里面墙壁上魏嫣然知道,那是萧烆前世,她厌恶他,两人闹得不可开交时,他也是这样偷偷摸摸潜入凤仪宫抱着她睡觉思绪还未回...

二、书友评价

我还要看啊[哭][哭][哭][哭]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爱的作者你看到了吗 我亲亲亲亲亲爱的小作者

确实没啥逻辑,每次纯靠无法自圆其说的逻辑硬推剧情。后来还发现除了男女主,男女配也都癫得很,全文看男女主和男女配们各个癫公癫婆,朝堂、权谋、斗争都跟玩儿一样,很幼稚,很无聊,终于快听完了。唉,庆祝,撒花,看一下听了多久

我特别喜欢,要再看亿遍

三、热门章节

第84章 查账

第85章 扫荡魏府

第86章 猫跑丢了

第87章 二夫人被休

第88章 新娶一门夫人

四、作品试读


方才隔得远看的不清,走近了,玉嫔这才看清躺着的慵懒女人,阳光下女人肌肤胜雪,白得仿若能透光,红唇含笑,狐狸眼微微上扬,娇而不媚。

她从未在宫里见过这般美的女人,竟连贤妃也比不上。

“皇,皇后?”

不是说是皇上新纳入宫的嫔妃吗?这怎的跟贤妃说的不一样?

也是这时,她才注意到眼前女人身上是一件正红色绣着金色凤凰图案的凤袍,发髻间别着九尾凤钗。

“见到皇后还不行礼!”古悦怒斥。

回过神来,玉嫔脸色白了几分忙下跪行礼,“参见皇后娘娘。臣妾眼拙,还以为是新来的嫔妃,未认出娘娘,还望娘娘饶恕。”

皇后不是被关在凤仪宫里吗,怎的突然就出来了,也没人吱个声,真是害死她了。

魏嫣然侧着身子看向地上人,小巧的鹅蛋脸,皮肤白皙娇唇耀眼,长得可真标志。

她也在心里暗骂,萧烆这个大尾巴狼,花心大萝卜,有了她不算,还有这么多美人,这是准备让她腌死在醋缸里吗。

“玉嫔?”

“是。”

“给皇上送吃食啊?”

玉嫔心里猛地咯噔一声,抬头对上魏嫣然似笑非笑眼神不知作何回答。倘若她回答是,皇后会不会在背后给她穿小鞋?

想到这个可能她转而道,“回娘娘,这些吃食是臣妾给太后准备的,因听闻之前皇上在凤仪宫遭了刺客特意顺路过来瞧瞧。”

魏嫣然倒是为她的话惊讶了,“刺客?”

“对啊,娘娘常住凤仪宫应是知道的,小半月前皇上在凤仪宫被歹徒刺伤,皇上被抬回紫宸宫之事很多宫人都看见了,后来听太后说是歹徒胆大妄为刺伤皇上。”

“说起这歹徒真是可恨,行刺竟都跑到皇宫里来了,娘娘住在凤仪宫可要小心些。”

魏嫣然笑应,“当然。”

想来,许是太后封住了消息,这才捏造了刺客一事。

魏嫣然无法想象,堂堂皇帝恋爱脑因她自杀,倘或这件事传出去,她还不得被当成祸国殃民的妖后。

太后这么做,大部分原因是为了萧烆,可她也救了她。

倘或平常婆婆遇到这般事,定然是让她离她儿子远远的,依她太后的身份,或者直接弄死她。

可这两年里无论她怎么闹腾,太后从未找过她麻烦。那日,她也未责怪她。

想到这,魏嫣然心中愧疚,打定主意明日早起去慈宁宫请安。

“那娘娘,臣妾可以告退了吗?”

魏嫣然回神,就见玉嫔小心翼翼看向自己。她轻咳了一声,“行了,你去吧。”

得到应允,玉嫔在宫女搀扶下行了礼快步向前离开。

眼看着主仆几人往长春宫而去,古悦指着慈宁宫方向笑着提醒道,“玉嫔娘娘,您走错了,慈宁宫在这边。”

玉嫔身子僵直,回头对魏嫣然尴尬笑了笑,“看臣妾这脑子,今日早起迷糊了,差点都忘了慈宁宫的路了。”

魏嫣然摘下葡萄塞进嘴里笑不说话。

直到玉嫔远去,善珠才气愤道,“娘娘,玉嫔她分明就是骗您,什么给太后送的,这分明就是朝着皇上而来的。”

见她竟比自己还气愤,魏嫣然扭头看了一眼古悦笑道,“这宫里,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有些话你我心知肚明就可以了,没必要说得那么清楚。”

21世纪她看了无数宫斗剧,这些最基本的面上关系还是要过得去才行,至于私下,只要别人不来招惹自己,自己也不会轻易动手。

“好吧。”善珠耷拉着脑袋道。

玉嫔走出紫宸宫视线触及范围之外后,转身直接回了长春宫,朝着主殿而去。

此时殿中一个白衣宫装女子正在作画,见她着急走进来行礼也未停下笔,直到两个时辰后白衣宫装女子放下笔,玉嫔这才敢上前。

“娘娘,皇上新纳妃嫔消息您从哪来得来的?”

宫女端过玉盆,女子纤纤玉手浸入水中,她回眸,“自然是宫里传的。”

“宫里传的那些消息都错了,错了!不是皇上新纳妃嫔!”

“那是谁?”

玉嫔凑近道,“前几日娘娘您不是说新嫔妃竟然住在紫宸宫吗,臣妾特意赶在皇上上朝后想去看这新妃嫔到底何等姿色,竟将皇上迷得神魂颠倒让她住在紫宸宫,可您猜臣妾在那里看到了谁?”

“谁?”

“是皇后!那个活在咱们后宫姐妹嘴里却从未见过的皇后!她从凤仪宫里出来了!”

女子盆中手微僵,面上露出善笑,“哦?这本宫倒还是头一次听说。”

“不过,出来了好啊。毕竟皇后入宫两年,我们却连这位中宫之主面儿都还未见过,说出去也不太合适。”

玉嫔面露纠结,女子看出了她的犹豫,“怎么了,莫非还有事妹妹没有告诉本宫?”

玉嫔扯了扯手中帕子好奇,“娘娘,难道您就不担心皇后出来抢了后宫众人的宠爱吗?”

女子扭过头在玉嫔看不到的角落冷笑,挥手示意宫女将水端下去,她问,“难道皇后不出来后宫众人便有宠爱?”

“这后宫谁人不知,皇上从不进后宫。自两年前皇后入宫后,皇上这才频繁出入凤仪宫,可那只是凤仪宫,不是咱们长春宫,不是姜淑妃的储秀宫,也不是陈良妃的咸福宫。”

玉嫔哑言,的确,皇后不出来她们也没见得受宠。

“本宫倒是真的想知道活在世人口中的皇后娘娘到底是何等风姿。”竟引得皇上独宠她一人。

萧烆今日朝堂耽搁了点事,下朝回来魏嫣然躺在太阳下已经睡熟了,一旁善珠打着伞,遮住了那张绝丽娇颜。

他走过去时心都在悸动。

他的嫣儿睡在那里,只是安安静静的,美得仿若画中人,他一下朝就可以看到,像极了等夫君外出归家的小娘子。

曾经他千盼万盼的,竟真的实现了。

一切,竟是因他放了她。

可想,原来要他的嫣儿高兴真的好简单,只是从前他不敢踏出那一步。

萧烆深吸一口气走过去。

这日头虽适依旧有风,想着她发热刚好不久不宜在外面久待,萧烆将人轻柔抱起,只是他刚走了两步,怀中人儿睁开了双眼。

看到萧烆,魏嫣然迷糊搂住他脖子轻蹭,睡后声音软糯,“嗯~”

“萧烆你下朝回来了。”

“我等你好久了。”

小说《偏执又病娇,你管这叫深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