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戏精王妃只想咸鱼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戏精王妃只想咸鱼》,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甜宠、穿越、作品,围绕着主角萧景炎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被猫。《戏精王妃只想咸鱼》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54章 明晴雨流产了,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10299字。

一、作品介绍

《戏精王妃只想咸鱼》小说是网络作者被猫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萧景炎。主要讲述了:苏芷染跟着—个嬷嬷,被带出到了宣武门宣武门外,只有—辆马车孤零零的立在那里马车帘被掀开,里面是萧景炎那张俊美的脸庞他也没说话,只是向苏芷染招了招手苏芷染心里嫌弃道:“连话都不说,这手势,是招呼小狗呢!”然后她小心翼翼走到马车边,慢慢上了马车等她在马车里坐定,正想开口萧景炎且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隔墙有耳”他极小声说道苏芷染点了点头终于,马车动了动显然,是有人驾马,将他们从宣武门中...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9章 你们说,萧景炎是什么毛病?

第10章 王妃你这初始账号不行啊

第11章 作死达人郑幼棠登场

第12章 王妃犯错半夏遭罪

第13章 鉴婊达人姜太医

四、作品试读


“王妃真是见多识广,此事,朝中重臣都可能不知。”

苏芷染立刻解释道:“乃是祖母告知我的……祖母年轻时候,最喜游历,曾在淮南吃过一个枳,便有农人向祖母解释两者不同,祖母因是有趣,便将此时告知于我。”

靖王如珠如玉的脸上,露出灿若星辰的微笑。

这一笑,让冰雪消融,万物复苏,连这略显幽暗的书房都仿佛明亮了一些。

可他一笑,苏芷染就慌。

因为她完全看不懂萧景炎的笑容。

萧景炎是为什么笑?

开心?

疑惑?

嘲讽?

看穿了什么?

还是没看穿什么?

她完全看不懂。

她前世做分手大师,做小三劝退师,最重要的是情商过关,另外能从微表情里分析出对方的诉求。

可萧景炎的诉求是什么……苏芷染根本看不出来。

这在她满是高光的职业生涯里,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可恶,为什么她的外挂不是读心术!

却见萧景炎缓缓将苏芷染扶了起来:“王妃若是能做出用枳为原料的甜点便好了。”

他仿佛漫不经心说着。

却是给苏芷染出了一个大问题。

枳本味酸苦不已,根本不可能做甜品。

真的要做甜品,就要在甜品里加上许多甜。

可加了甜之后,又掩盖了枳的本味。

苏芷染心里埋怨靖王,嘴上却说:“妾会去研究的……”

说完,便福了福身子,离开了书房。

在回去的路上,苏芷染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远远回头看向书房。

却见一个蒙着脸的女子,有些狼狈地被人押解进书房。

连翘见苏芷染如此,便开口问道:“王妃在看什么?”

此时,书房外已恢复寂静,女子被押解进书房中,而书房外,并无任何不妥。

苏芷染摇摇头:“没什么……”

说完,便带着连翘、半夏,回到了栖梧阁中。

……

幽暗书房中。

萧景炎端坐于书房正中央。

眼前所跪女子,黑布蒙面,深陷黑暗之中,身上虽未绑绳索,却左右手死死抓着,不敢松开一点。

女子身上颤抖,如在冬日寒风之中。

外面是盛夏六月,可女子却全身冰凉,如堕冰窖。

鹿鸣站在女子身后,揭开了女子脸上黑布。

女子先是迟疑一番,而后,缓缓睁开眼睛。

书房之中本就不明亮,她未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伤眼睛,却被眼前所站之人吓住。

见到眼前靖王瞬间,女人突然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靖王饶命!靖王饶命!”

女人长得着实美艳。

眼如春水,眉似远山,唇如红樱,眉梢眼角,尽是风情。

可惜,此时女人脸上满是诚惶诚恐,惊慌恐惧,写满了脸上每一处。

一露出这样的表情,便是再美的美人,都不美了。

女人皮相虽美,可骨子里却是经不住事的。

萧景炎还没问什么,女人便已经想要招了。

他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看了鹿鸣一眼。

鹿鸣立刻接到授意,冷冷开口呵斥道:“问你了吗?”

女人白着一张脸,不敢再开口。

“名字。”

“季如玉。”

“那日在一品楼中的女人,是你?”萧景炎如冰似雪的眼神游弋在女人身上。

女人想了想:“是我……”

若是她与靖王发生了些什么,靖王看在两人有过肌肤之亲的面子上,许会饶她一命。

靖王修长白皙的指尖轻轻扣了扣桌面:“杀了。”

他的语气如此淡漠,仿佛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语气淡然的,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不错,今天的菜色不错,今天的王妃不错一般……

季如玉猛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道:“王爷!不是我!不是我!”

鹿鸣抽剑如风,轻轻点在了季如玉脖子上。

“王爷可问你了吗?若有下一次,这剑,便要留在你身体里了!”

季如玉看着剑身上的倒影,大气都不敢出。

萧景炎也不说话,只是就这么看着季如玉。

季如玉只觉得自己身上、背上有千万根无形钢针扎入一般,她虽想辩解,却又不敢开口。

许久之后,萧景炎才只淡淡说了一个字:“说!”

当这个字说出的瞬间,季如玉如蒙大赦。

她知道自己无法骗过靖王。

便只能说实话。

“是有人,给了我三百两银子,要让我与王爷……”

她本以为萧景炎会雷霆震怒。

毕竟被人设计,他又是权倾朝野的靖王,却在一品楼中被人陷害,如何能够不怒?

可哪知萧景炎脸上却风轻云淡。

鹿鸣问道:“谁人指使你的?”

季如玉猛叩首道:“我不知……是有人将银子和那些药摆在我桌上的,摆在桌上的,还有一封信,我一直将这封信带在身上!”

她自拿了钱之后便一直惴惴不安,生怕此事被发现。

若是被人抓住,这封信,或许能成为她免死金牌。

她好歹是一品楼中最好的花娘之一,多多少少,也知一些保命手段。

她从袖中拿出书信,双手奉上,鹿鸣接过那信后,却猛地将信丢在一旁。

鹿鸣猛地点住自己周身相处大穴,狠狠说道:“这信有毒!”

说完,便猛地倒在地上……

萧景炎足尖一点,越过书桌,右手如钳,死死抓住季如玉白皙脖颈。

“说!谁派你来的?”

季如玉脸色涨红,疯狂挣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萧景炎脑中飞快闪过几个念头。

他将季如玉丢向一边,从书房后的书架里找出一个药盒,里面一共有两颗丹丸。

将其中一颗塞入鹿鸣口中后,鹿鸣脸色渐渐缓和过来。

季如玉见状,便知自己死期将近!

鹿鸣乃是萧景炎贴身侍卫,如今因为自己交出去的信件中毒,自己哪怕是被利用,也是责无旁贷……

她面如死灰,宛如死人。

却听萧景炎说道:“你被人利用,用作杀我的工具,我若杀了你,你恨不恨?”

那信封上的毒药,显然只会毒害有武功的人。

幕后之人,将季如玉当做投毒的工具!

季如玉咬牙切齿说道:“我自然恨!”

“恨谁?”

“谁杀我,我恨谁!”

萧景炎的眼中露出一丝极致的寒冷:“错了,季如玉,杀你的人,不是我!你要恨的,是害你的人!”

小说《戏精王妃只想咸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