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无脑甜宠:爹系糙汉非娶哑巴做老婆

《无脑甜宠:爹系糙汉非娶哑巴做老婆》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季时远的故事,看点十足。《无脑甜宠:爹系糙汉非娶哑巴做老婆》这本连载中无脑甜宠:爹系糙汉非娶哑巴做老婆,季时远迈巴赫,古代言情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69章 爱意爆表,已经写了201658字,喜欢看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 而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一、作品介绍

《无脑甜宠:爹系糙汉非娶哑巴做老婆》小说是网络作者金至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季时远。主要讲述了:她们虽然经常欺负人,但真要直接武力对打还是第一次,见鹿笙这副打死人不偿命的架势谁也不敢上前恶人小晴是个有心机的,转头就从后面洗手间提来一桶水,全朝鹿笙身上泼了过去这桶水还不知道是谁拿来泡袜子的,里面几双袜子一起被泼到鹿笙身上,掉在她脑袋上,肩上,全身狼狈不堪其他几个人见她这副惨状,却像是看了场无比可笑的喜剧默片,集体发出刺耳尖锐的嘲笑声,还不忘拿出手机来把这一幕拍下,好拿去做炫耀吹嘘的话题...

二、书友评价

说实话,这里面我槽点最多的是男主的一个行为 他其实挺自大,然后还挺玻璃心的。女主一点点没有回应到她,他就对那种发火啊怎么怎么样的,然后后面又低声下去的去求女主原谅他,然后才没认识多久就……,反正觉得他这个性格不好,然后挺轻浮的,然后他的烂桃花也确实蛮多,但是有几个女生实在是不理解,就有那种知三当三的行为

三、热门章节

第14章 让他开心

第15章 为他穿上礼服

第16章 在我眼里她就是个小女孩

第17章 永不会灭的月亮灯

第18章 你就不想我吗

四、作品试读


接下来的整个晚宴过程中,季时远都没离开她半步。就算是跟人聊合作什么的,都是站在自己小媳妇旁边。生怕又有些阿猫阿狗来弄她一身脏。

可他和鹿笙两人谁也不放在眼里的行为,鹿笙是压根看不到别人,季时远是不屑于放在眼里,却惹怒了季航。

在宴会结束后,只剩季鹿两家在场,当着鹿家的面,就忍不住对着小两口指责起来。

“你们今天像什么样子?啊?时远,你好歹是季家少爷,全程围在一个小女人身边,像话吗?”

其他所有人都站在旁边看戏,鹿家好像都没意识到当事人之一是他们自家人,像是完全在看别人家的笑话。

“我护着自己女人,怎么不像样了?难不成也要跟你学学?”季时远从来看不起他这个道貌岸然的父亲,毫不客气地反讽道。

季航被他怼的哑口无言,用手指指着他,一时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小远,怎么跟你爸说话呢?这要把他气坏身子了怎么办?老公,你也别动气了,小远还不懂事,别往心里去。”汪玉华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再趁机表现一波。

“就是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弟弟。跟他动什么气,有些人从小没养在身边就是养不熟的。”

“你们都给我闭嘴。”季航怎么能听不出来这些人的话里话外?看似都在宽慰他,实际一个个都不安好心。

“亲家,好了好了。是我们家这个没出息的不争气。没见过什么世面,一点规矩都没有,还都得靠时远照顾着。真的是给你们添麻烦了。以后我一定让她妈好好教教。”

“唉,都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都是我没教好,怪不得孩子身上。我回去一定好好跟笙笙说说。”鹿家两个假面虎在这一唱一和的,好不滑稽。

季时远不想浪费时间在这听这些人唱戏,单手搂过在旁边发呆出神的鹿笙。一脸倨傲地看着他们。

“我的女人,轮不到你们任何人来插手。鹿先生,笙儿既然已经嫁给我,当然也不用您费心,您和夫人管好自己的家事就好。”

说完转头对上鹿笙,换上另一副表情,柔声说:

“我们回家吧。”

一直有些呆滞的鹿笙瞳孔里这才有了些光亮,连点了好几下头,急迫地想要回家。

她今天一天都没摸画笔,手痒的很。所以一回到家,第一时间就是冲进了自己的画室,对季时远一个招呼都没打。

季时远苦笑一下,摇了摇头,但也早接受画画才是她第一挚爱的事实。自己别说排第几,在不在她心里可都说不准。

隔天季氏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礼服我已经让专人去查了,确实有人在上面做了手脚。按理说那种布料不可能轻易一扯就坏。是有人在走线上故意留了口子。”

季时远听着助理的汇报,眼神微眯起来,透着极强的危险气息。连助理都是心里一惊,很少见自家总裁这么直白地表露出杀意,看起来是真的想灭了对方。

“看来我还是对他们太仁慈了。给我把鱼饵放出去。”

“总裁,您是准备出手了?”刘助一脸兴奋的样子。

“不想看他们再翻腾出什么水花了,碍眼的很。季航现在对我意见越来越大,也是该加快点节奏。”

“得令,我立马去办。”刘助刚转身兴致冲冲要去干大事,随即又被叫住。

“对了,你知不知道怕黑有什么好办法?”

“是夫人怕黑吗?”刘助脱口而出八卦道。

季时远眼皮微挑,斜了他一眼。刘助立马心领神会,不敢再随意八卦,态度端正回应着:

“如果是睡觉怕黑,一般弄个小夜灯什么的好点?把房间弄的温馨点,加强安全感。或者。。。”说到这又欲言又止,惹得季时远不悦地蹙起眉头来。

“或者有人能陪着可能会更好。”说着后半句,刘助偷偷观察着总裁反应。发现对方不仅没生气,反而像是真的在认真考虑他这个提议。这让刘助更是开了眼,看来两位的感情又得更上一层楼。

季时远猜测到鹿笙怕黑是心病。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但看着她每天黑白颠倒,作息不规律,还是有些担心。就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善一下。

如果害怕能有人陪着当然更好。想起来上次停电,鹿笙便是在他怀里慢慢被安抚,才能好好睡着的。可现在这情况,提出要一起睡是不是有点太突兀?会不会吓着她?甚至会产生什么误会?

明明本来就是自己合法妻子,季时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顾虑这么多。但总之一个原则,他想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女人,并且尊重她。

几天后,他要的东西才可算做好。回到家鹿笙照例呆在画室里,季时远不由得有些小失落,他们都好几天没在家里碰面了。好像只要他不找她,鹿笙完全没想要见他的想法,就像没他这个人一样。但每天早上卧室门口的卡通画还是隔三差五有一张,也算是些安慰。

他先敲了下画室的门,预料中的没人回应,才拿来钥匙把门打开。结果发现鹿笙竟窝在角落里睡着了。

知道鹿笙喜欢在画室睡觉后,他就让人把整个画室都铺上了厚厚的地毯。鹿笙穿着一身暖黄色睡衣,缩在墙角处。闭着眼睛,好看的鼻翼微微翕动,唇红齿白,整个人被灯光染上一层浅金,透着纯欲般的魅惑。

她好像是画累了才睡着的,手里还抱着画板。季时远无奈地笑了下,眼神却温柔如水。缓缓走过去,蹲在鹿笙面前。用手碰了碰她鼻尖,鹿笙被弄得有点痒,脑袋不自觉地蹭了蹭,看来睡的还挺熟。

季时远动作小心地把她怀里的画板抽出来,想抱她回房间睡。在画板翻转过来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愣了下,随即嘴角弧度不自觉开始上扬,眼里是藏不住的惊喜。

画板上的人身型高大挺拔,面部线条棱角分明,一身西装笔挺,分明就是他本人写照。最有趣的是,他单只手臂弯曲在胸前,正搂着一只纯白小猫。

小猫看起来有点胆小,缩着脑袋躲在他臂弯里,又好像很好奇外面的世界,小脑袋又探出来一点,活灵活现,简直萌化人心。

本来还有点犹豫要不要抱着鹿笙回房间,见到这张照片实在忍不住。半跪着把鹿笙轻柔地拥在自己怀里,整个人横抱起来,这一幕像是跟画板上的画像重叠。只不过季时远会觉得怀里真人版的小可爱才是最萌的。

可结果还没把人送到房间,鹿笙中途就醒了。睡眼惺忪看着眼前的人,呆呆地眨了眨眼睛,有点受惊地想要挣脱着跳下来。

“别动。”季时远毫不费力地把人往上抬了抬,声音低哑。把人抱到了她的卧室。

“等我下。”房间没开灯,他把鹿笙放在床上后便要起身。衣角却被人死死拽着,鹿笙睁大眼睛盯着他,无声诉说着自己的害怕。

“我马上回来,5秒钟,好不好?”

鹿笙的目光在季时远脸上凝了半晌,像是在确认他话的真假。最后才不情不愿松了手。季时远见不得她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捧着她的脸重重亲了一口,便飞快转身,用了不到5秒就回到了她身边,还带着光。

他手上拿着一个会发光的月亮星球灯。整个房间有了明显的亮度,灯光清冷不会太亮,像是被包裹在月光下,轻柔如纱,让人平和心安。

“这个灯是我特地找人定制的,灯丝用的是特殊材料,永不会灭,永远为你亮着,喜欢吗?”季时远深邃的眼睛正看着她,不想错过鹿笙任何反应。

微光落入鹿笙纯澈的眼眸里,蓄满了星星点点的碎芒,让她看起来是那般纯净无瑕,没有丝毫杂质。眸底的笑意漫开到眼角,鹿笙用力点了好几下头,表达自己超级无敌喜欢。

季时远忍不住捏了捏她柔嫩的脸颊,笑着说:

“那是不是要好好谢谢我?”

鹿笙耳尖偷偷泛红,“谢谢”这个词好像成了他们不为人知的暗号。可在鹿笙鼓起勇气要靠过去的时候,却被季时远单手捏住下巴,阻止了她的动作。

“这次除了这个谢谢,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鹿笙靠近的动作就停滞在那里,眼眸微微睁大,等着他下文。

“我知道你怕黑,不喜欢晚上睡觉。专门做了这个月亮灯陪着你,你无论什么时候睁眼它都保证亮着。所以你要不要试一下晚上正常睡觉?”

“嗯?能不能试一晚?还是你要我陪你睡?”季时远见她没反应,继续诱哄着。

鹿笙一动不动,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但季时远知道,她是完全听到的,只是自动屏蔽了自己不想听到的,也就不用面对做出回答。

“所以我这个礼物是白准备了,根本没用是吗?那就拿去扔了吧。”季时远心机地作势准备拿着东西就去扔掉,还没碰上月亮灯就被鹿笙牢牢护在怀里。

“怎么?不想扔?没有作用的东西不扔留着做什么?”

鹿笙像是生怕被人觊觎一般整个人罩着月亮灯,低着头看着怀里的月光。两个人安静对峙了许久,最终鹿笙才微微点头,小声说:

“睡。”

鹿笙开口说的话真的少的可怜,季时远觉得她声音其实很好听,有些清冷,但配着纯真的外表,就显得格外撩人。可惜这个小朋友对他太吝啬了。

“那我的礼物也算送的有些价值了。”听到她愿意为自己尝试一次,本就因她柔软的心又被暖化了几分。季时远揉了揉她脑袋,像是奖励小朋友。

“那你现在可以谢谢我了。”虽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也没忘了自己讨赏呢。

鹿笙听到这才抬起头来,再次乖巧地凑过去,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在她即将离开时,季时远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在嘴唇上温柔地亲了下。

但也只是嘴唇相碰,没有加深这个吻。今天小朋友估计已经鼓起全部勇气试着晚上睡觉了,他不想再让她受到其他惊吓,只能极尽温柔给到她足够的安全感。

可当他半夜醒来喝水时,发现画室又亮着灯。他敲门,没人回应,试着拧了下门把手,发现没锁。再看向屋内,鹿笙一如往常,背对着他面对着画板。

季时远突然觉得这个姿势很像她面对这个世界的姿态,永远背对着所有人,不去听不去看,只锁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看到自己想看的,想自己所有能想的。她一个人,创造了只属于自己的宇宙。

他突然很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踏足她的世界呢?并且能永远有他一个位置?

小说《无脑甜宠:爹系糙汉非娶哑巴做老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