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疯了吧,才七岁就天师道统了?

小说叫做《疯了吧,才七岁就天师道统了?》,是作者“幸福的爬爬虫”写的小说,主角是周尘夏嫣然。本书精彩片段:夏嫣然与导演刘姐说着说着,忽然发现,一行人已经临近村广场了周家村背靠环境优美、资源丰富的青牛山,村子的前方,则是大炎国第一大江的支脉,名为鱼儿河可谓是要山有山,要水有水,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周家村也称得上是人杰地灵,尤其是小姑娘们,一个比一个漂亮水灵村广场则位于青牛山和鱼儿河的正中间,周围环绕着一排排的瓦房,炊烟袅袅,沁人心脾只见宽阔的村广场上,摆满了一百多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那诱人的菜......

在线试读


导演刘姐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衬的身材凹凸有致,

她今年三十一岁,刚好是女人最具成熟魅力的年纪,如同一颗熟透的水蜜桃,

此刻,眼见周尘正在招呼那些道士,

导演刘姐没有犹豫,立刻将镜头对准了这边,

周尘,现在可谓是节目组真正的核心,

观众们甚至连夏嫣然都不想看了,只想看周尘,

虽说,因为周尘胡乱投资一事,在网上引发了极大的争论。

但,别看争论的人多,

其实,也只占观众总基数的一小部分,

大部分观众都是普通人,只关心柴米油盐,自然也就不懂什么股票啊基金啊之类的,

这些普通的观众,就是冲着周尘来的,就喜欢看这个明明精致得跟瓷娃娃似的,为人处世却比大人还要成熟的小孩子。

此刻,

周尘眼见自己冲那些道士们喊了两声,道士们却纹丝不动,

他还以为是村广场太吵,自己的声音太小了,想了想后,当即走了过去,

正巧,此时一位小道士,在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冥钞,

周尘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了,开口道:

“不要拿全月宝钱,二十张灵章通宝钱,十六张月宝钱,一张玉皇玄瑞钱,这么成一沓,备好九九八十一沓。”

这脆生生带着稚气的声音,这么一出,

一众小道士们,不禁都是愣了愣,

旋即,全都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七岁的周尘。

“可以啊,小朋友,小小年纪就能认得出这么多冥钞,谁教你的?你家大人也是干风水道学这一行的吗?”

周尘淡淡的道:

“这些你们不用管,按我说的做就行。”

俗话说,干一行,爱一行,

前世身为风水道士,周尘非但极为精通风水道学,同时,也很厌恶那些沽名钓誉,没有真才实干的道士。

这不,今天就让他遇上了,

所以,他才没有好脸色。

周尘这话一出,那些小道士们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小道士笑道:

“谁家的小孩子,搁这儿跟我们捣乱呢,去去去,找你家大人去。”

忽然,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为什么要多加一张玉皇玄瑞钱呢?还有,月宝钱不是该十五张吗?”

小道士们纷纷转过头去,诧异的看向师父。

他们万万没想到,一向自视甚高的师父,居然会如此认真的跟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讨论风水道学!

这些小道士,其实都是刚刚拜入师门的,才学会背诵《玉皇经》《冲虚经》等道经,

具体在红白喜事上该怎么做,他们也只是一知半解,因此,才会跟着师父出来历练。

此刻,见得师父竟如此认真的对待这个小孩子,他们心中的轻视之意也不由得收了起来。

周尘扫了那老道士一眼,淡淡的道: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轰隆隆!

这话一出,乾坤道长浑身一震,只觉脑海里仿佛有电光闪过!

这句话,他当然知道,乃是《周易》里的卦象之一,

以他对周易的造诣,瞬间便如被点拨了一般,明白了周尘这么做的用意,

仿佛醍醐灌顶,老道长顿时喜不自胜起来,双掌一拍,大喜道:

“对啊!周铁柱是卯时生人,又活了一百零一岁,以他的八字,若是按照这个卦象推测,的确该多加一张玉皇玄瑞钱和月宝钱!”

乾坤道长之前看过田园的生活节目的直播,而且,亲眼目睹了周尘改周铁柱喜丧的黄道吉日,

那时,他还以为是巧合,

现在看来,这位年仅七岁大的小孩子,风水道学上的造诣,只怕极高!

当然,也有可能,是周尘背后有某位高人指点,教他这么做的。

此时此刻,

节目直播间内,观众们也是炸开了锅!

【哈哈哈,认真的吗?周尘小朋友刚才是点拨了一位老道长?】

【天呐,这不是乾坤道长吗?咱们熊猫市最有名的道长之一!】

【我去,这老道长是我同学!】

【不会吧?周尘难道真的懂怎么主持喜丧?可他明明只有七岁啊!】

【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一定是节目效果,这一定是节目效果对吧?】

【别挣扎了,田园的生活节目组不是早就发过悬赏吗?任何人只要能找到他们用剧本故意制造节目效果的证据,奖励一千万,并立刻停播!】

【这么说来,周尘真的懂风水道学?】

此刻,

村广场中,

乾坤道长忍不住问道:“小朋友,你是叫周尘对吧?你师父是谁?难不成是龙虎山的那帮道士们?”

龙虎山,那可是天下道学正统,

乾坤道长觉得,也只有龙虎山那些不问世事一心潜修的道士们,才能有这等风水道学上的造诣。

周尘道:

“我没有师父。”

乾坤道长瞧着他那眉清目秀的稚嫩脸蛋,不禁喃喃道:

“那你是从哪儿学的,奇了怪了。”

周尘微微一笑,道:

“我自学的,不可以吗?”

这他倒是没撒谎,他前世就是靠着自行钻研,日有所悟,渐渐积累,终尔自成一派,成为了风水道学的大宗师。

乾坤道长咧嘴一笑,道:

“你可别唬我,自学能学到这个程度,只怕再过几年,龙虎山都得请你去当小天师掌门人了!”

周尘见他不信,也懒得跟他多争,扫了一眼旁边的小道士们后,继续安排起来。

“记住,香烛只能选征吉大红烛,六根就行,到时候按照乾二离六的位置摆放。”

那尖嘴猴腮的小道士茫然道:

“什么是乾二离六?”

周尘无语道:“你们连这个都不知道么?”

他不禁看向那老道士,忍不住道:

“你怎么教徒弟的?学艺不精也敢带出来走穴?”

节目直播间的观众们见得此幕,不禁乐疯了!

【哈哈哈哈哈!我是真没想到,我居然能在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脸上看到绷不住的表情!】

【太搞了,一帮大人让一个小孩子无语了,哈哈哈!】

【话说回来,我怎么越看越觉得周尘小朋友真的懂红白喜事的流程啊?】

【这也太魔幻了,难不成真要让一个七岁的孩子主持喜丧?】

【照这么发展下去,只怕真有可能!】

乾坤道长见自己被周尘这么一个七岁的小娃娃质问,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不禁看向了徒弟们,怒斥道:

“让你们平日里好好钻研周易,现在丢人了吧?连一个小孩子都不如!”

说着,他却转过身,躬身看向周尘,脸上的笑容堆的都起了褶子,道:

“对了,这征吉大红烛按乾二离六的位置摆放,有什么讲究吗?”

乾坤道长这一来是痴迷于道学,的确在虚心求教,

二来,却是想真的考考周尘,看他到底能不能解答。

小说《疯了吧,才七岁就天师道统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