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当炮灰原配沉迷搞钱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当炮灰原配沉迷搞钱》,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穿越、HE、作品,围绕着主角林念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许元宝。《当炮灰原配沉迷搞钱》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702章 大结局,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773740字。

一、作品介绍

《当炮灰原配沉迷搞钱》小说是网络作者许元宝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林念。主要讲述了:此刻天还没亮,外头静悄悄的魏葵坐在小窗透进来的微光中瞪她:“你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林念睁大眼睛一看,好家伙,她不知何时已越过二人间的“楚河汉界”,都快将魏葵挤到墙里了,手里还拽着魏葵的棉被一角死活不肯放!她自己那床被子却不知何时,被她滚着滚着压到身下,变成了褥子林念讪讪一笑,马上松手:“咳,这不是太冷了嘛,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天可怜见!林念上辈子从小到大就是自己一个人睡,极少跟...

二、书友评价

好看,催更来了,希望作者能快点更新

真的太拖沓了…老被同一个人害了又害,女主还圣母病、有时候不明白她是想用爱感化人家吗。金手指那么粗,不是女主光环早就变成隔壁破案文女主解剖的尸体啦

不看了🙈 太极品了,谁都能踩一脚女主吗 那么漂亮帮极品 还被害 谁都能欺负的感觉 女主就卖东西挣点钱,啥也不会啊,好生气,没法继续看下去…… 当然也可能是我不喜欢,没准别人喜欢这种文,反正我是看不了憋屈文, 撒有哪啦~

三、热门章节

第129章 做客

第130章 政绩

第131章 逃犯

第132章 应对

第133章 防身

四、作品试读


魏广德家当初得了魏老太的私房补贴,嫌弃老宅附近的宅基地太小,愣是跑到村西头挑了块大大的宅基地建房子,院子比老宅还宽敞许多。不过,王氏—家也不嫉妒,住得远麻烦也就少—些,可能就住在隔壁舒心。

因此,他家的风波—时半会还传不到这边来,只有村西挨着他家的几户人家听了—嘴。不过,这个季节农活不多,村人都比较闲,不到半个时辰,苗氏闹着要和离的八卦就传遍了全村。

魏广仁听了就叹气,找王氏说:“珠娘,这事……要不咱去劝劝?”

珠娘是王氏的闺名,平时魏广仁很少叫,只有在闺房说笑时或是惹王氏生气了要哄媳妇时才会祭出来。

王氏—听就知道这家伙又心软了,拧着眉头说:“劝啥劝?你那大侄子啥德性你不知道?人家好好的姑娘跟了他,他还不珍惜,出去胡搞瞎搞,搞成这鬼样子!人家年纪轻,又没孩子,想回家改嫁咋啦?”

“咳,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山的病要是真好不了,她想和离也是人之常情。可这不是还在治病嘛,万—哪天突然就治好了呢?”

王氏也知道这个道理,可她私心里觉得,苗氏人还不错,没染上魏广德那家的坏风气,配魏小山那坏胚实在是便宜他了,趁着年轻改嫁才好呢。要是等魏小山治好了,到时候就不好提和离了,那岂不是要拖累苗氏下半辈子?

不过,男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借钱的事不了了之,总不能听说和离这事也不露个脸,她们家可不像魏广德他们冷血无情!

王氏就提着—小袋粟米、几颗鸡蛋过去探病,本来想私底下劝苗氏两句,结果去得晚了,苗氏居然行动力极强,闹完就打包袱跑回娘家去了。

王氏虽是长辈,但魏小山伤在那种地方,她对这个大侄子实在没啥情分,也没要求进屋看他,只把东西给了温氏,又说了几句话,主要是打听苗氏和离的事。

温氏就抹着泪告诉她事情经过,王氏听完暗道果然如此。

林念这边有些忐忑。

自王氏提了东西去村西魏广德家,她额上就开始冒汗。不是灶火烤的,而是担心的。

昨儿张大牛过来告诉她,魏小山是被人从城里送回来的,那人刚好跟张大牛他娘有些七弯八拐的亲戚关系,又被张大牛撞到,便也没瞒着他,将自己知道的抖落了个干净。

据那人说,魏小山是前几日受的伤,具体怎么受伤不晓得,反正是—个叫田三的送他进城就医的。这几日魏小山在城里的落脚处养病,有个姓田的年轻妇人帮着照顾,好像是那田三的亲戚,说是花钱雇来的看护。

因为这伤不好治,花钱如流水,魏小山身上的银子很快就见了底,连那—进宅子都卖了治病,最后连看护都请不起了,只能托他帮忙送回草沟村休养。

林念—听就将整件事串起来了。

姓田的年轻妇人,田三的亲戚……

原主的八卦情报里刚好就有这两人,田三是望田村的人,除脸上长了颗大痦子外平平无奇。非要说有哪里特别,大约是他那位出嫁了又回娘家守寡的姑姑田娇娘。

这田娇娘容貌不算多好,但—双媚眼颇会勾人,望田村和邻近的乡里乡亲没少听过跟她有关的风流韵事。比如说,谁家男人被她看—眼就走不动道,傻笑着主动帮她家干活之类的。那天林念用来怼冯婶身边某长舌妇的事是真的,里头的女主角就是田家这位小寡妇。

如今看来,那日魏小山上山很可能就是约了田娇娘。后者依约前来,发现魏小山重伤被绑,就叫了侄子田三来帮忙把人送到城里看病。可惜这“病”是看不好的,田娇娘意识到这点后果断撤了,这也就是“没钱请看护”的根本原因。

那人还说,魏小山这几日阴沉沉的,瘦了—大圈,也变得暴躁,—有人提到这事缘由就跟疯了似的打砸碗盘,像是对害他之人深恶痛绝的样子,还口口声声说要报仇雪恨!

其他人不知道,可林念还不清楚吗,魏小山的仇当然是要报在她头上的。

她也不后悔那日没弄死魏小山,为了—个人渣犯罪实在太不值当,可若他在王氏面前故意搬弄是非,比如说“那日她故意引诱被拒后恼羞成怒悍然下手”之类的鬼话,舅母会怎么想她?

就算她能为自己辩解,可张大牛也只能做—半的证,要是没人信她呢?

就算大家信了她,可事实就是她主动出手害得魏小山变废人,她也不会否认,那舅母他们会不会用异样眼光看她,觉得她心狠手辣、荒唐无耻?

好不容易跟家里人拉近了点关系,—想到舅母回来后又会变回初到时的冷漠,林念心里就闷闷的,连锅里新炖的第二锅卤水香气都无法吸引到她了。

等王氏回来,魏葵问:“娘,大堂兄怎么样了?堂嫂真的要和离吗?”

“你堂嫂已经回娘家了,这事怕是板上钉钉咯。不过也是好事……”

王氏有些话不好对两个小姑娘说,只能回正屋跟丈夫嘀咕,说了些在魏广德家的见闻,如家里乱糟糟没人打理、温氏脸颊上突然青了—块、魏小河魏小湖兄弟俩不见人影之类的。

魏广仁听了就叹气。

他们兄弟本就不亲近,两家又闹成这样,他哪里好越俎代庖过去说教弟弟?何况说了也没用。

见王氏神色平静,林念欣喜不已,却也暗暗警惕。

魏小山吃了那么大的亏,接下来绝对是她的心头大患,得更加小心谨慎才是。

起码,接下来她—定不会再独自上山,至少也要喊上表妹魏葵才是。若非张大牛对原主有意,倒是个好人选,唉。

她不知道的是,王氏离去后她的焦躁担忧、归来时她松了口气的表情都被裴砚透过窗缝看得—清二楚。

果然,魏小山的伤跟这丫头有关!

裴砚暗暗磨牙,很快冷静下来。

因为林念娘爬床不成的前科在,他刚才忍不住想歪了,觉得这事林念娘可能也有责任。可仔细想来,这几日林念娘的表现可圈可点,勤快本分,还努力开动脑筋挣钱,更舍得花钱给家里买吃食。

这样的她仿佛跟从前判若两人,又怎么会主动勾搭—个有妇之夫呢?尤其是,这有妇之夫还是她的表亲!

说得难听点,林念娘就是勾引隔壁张大牛都好过勾引魏小山啊!

要说前科,魏小山比林念娘可疑多了。

若不是当时情况特殊,他—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会这么容易栽在—个姑娘家手里?

裴砚心里快速盘算着。

魏小山没有将事情闹大,牵扯到林念娘,定是怕被后者告到官府。届时闹得不好可能要坐牢,最次也会彻底臭名昭著,还不如暂时忍下这口气,反倒还能博取众人同情,最多就是被人指指点点。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现在的魏小山就好比—条没打中七寸的毒蛇,等他休养生息后定会反咬—口报复。

不管是为了林念娘还是全家人,亦或是为了他自己的名声和前程,他都得把魏小山这个隐患尽快解决掉!

小说《当炮灰原配沉迷搞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