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农女逆袭:我成了京城第一富婆

农女逆袭:我成了京城第一富婆别名养个权相做夫君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十七纬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林问涓,《农女逆袭:我成了京城第一富婆》这本农女逆袭:我成了京城第一富婆,林问涓韩仲林,穿越重生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穿越、种田、并且是古代言情、穿越、种田、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最终章 因果,写了1480163字!

一、作品介绍

《农女逆袭:我成了京城第一富婆》小说是网络作者十七纬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林问涓。主要讲述了:她正要怒骂,就见林问涓星眸凝寒:“阿奶,我已经嫁了韩仲林,怎么也是乔家的孙媳妇,是乔家的人!你若再打我,传出去,外人会怎么议论乔家?人家会说,乔家嫌弃新娶的孙媳妇貌丑,天天关起门来虐待孙媳妇,以后读书人家的脸面就丢到茅坑里去捡不起来了!家里男娃子都没娶妻,几个妹妹也还没定人家,这事儿传出去了,以后谁敢让女儿嫁到乔家来,谁又敢娶乔家的姑娘?”白氏冷笑:“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老娘还省了嫁妆了!”“那大...

二、书友评价

是我看穿越小说看完的第三部,情节跌宕起伏,满满的正能量,非常好看的一部穿越小说,谢谢作者[祈祷][祈祷][祈祷][祈祷][祈祷]

又翻出来这本书,看到我给的书评这么高,可是一点都不记得剧情了。真得再看看了。

终于看完了,看开头刚开始有点看不下去,穿越文太多,情节很多就有点感觉没特色了。看到中间讲科考官场还是不错的,挺有意思,用词简单明了。撇去作者有些写了后面忘前面,总体还是不错。没有什么很虐的,看着还挺感人的。

三、热门章节

第289章 有喜

第290章 使唤他爹

第291章 取名

第292章 福宝来了

第293章 福宝

四、作品试读


这反应跟其他人一模一样,对林问涓来说也算不得什么稀奇,她友好的笑了笑:“大婶,这是我大哥。”

“哦,原来是妹子!”那王大婶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又看了几眼林问涓,忍不住摇了摇头,才问韩仲林:“渊哥儿,还是吃莜面?”

“嗯,多放浇头。”韩仲林坐得端端正正的,笑着跟王大婶说:“我妹子这是第一次进城来,大婶,你多给一点面。”

“放心!”王大婶应了一声,转头就去忙碌。

韩仲林回身跟林问涓解释:“这家在清水镇开了好多年了,王大婶人很不错,我第一次进城来的时候,有一天饿得差点晕倒,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王大婶见我可怜,请我吃了一碗莜面。从那以后,我就对这个味道着了迷,你试试,你肯定会喜欢。”

原来是恩人。

林问涓心中了然,重重点头。很快,满满的两大碗面就摆在了林问涓和韩仲林的跟前,说是多放浇头,王大婶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含糊,面都被浇头盖住了。韩仲林熟练的搅拌均匀,又往碗里放酱油和醋。林问涓瞧见他刷拉拉的倒了不少醋,牙腮帮都跟着酸了起来,韩仲林却不觉得酸,吃了一口,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快吃,凉了会成一坨,就不好吃了。”

“好。”林问涓也是真的饿了。

早上就吃了些稀饭和窝窝头,又去下河又去上山,林问涓的肚子里空落落的,那碗面虽然多,吃下去后却没觉得有多饱。

不过,乡下人挣一分钱都不容易,韩仲林带她来吃面,少不得又要花费不少银钱,她自然是不好意思再要一碗的。

韩仲林去付钱。

两碗面,一共去了二十文。

吃了面,韩仲林就带她起身,他还惦记着要给林问涓扯一些布料做衣服的事情,又去了布庄。

这年头的棉布和丝绸都是稀有物,乡下人常年穿的是葛线混了棉线制成的粗布,这种布料最为便宜,二十多文就能扯一尺布。韩仲林算了算兜里的钱,最终买了十尺布料:“给你做一身衣服,再给爹做一身,阿爷和阿奶也要,剩下的,都给二伯和二娘。”

“阿爷和阿奶的心都偏的没边儿了。”林问涓嘀咕。

韩仲林叹气:“那也是没法子的事。绾绾,你以后要在家里生活,日日都跟着阿爷和阿奶面对面。”他看着小姑娘低垂的脑袋,早上憋着的话这会儿才说:“跟阿奶硬碰硬是没有好处的。其实,阿奶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以后会知道的。”

林问涓嘟嘴,想起昨天晚上那一顿扁担,还是觉得身上疼。

只是,韩仲林都这样说了,她便不会反驳。

“那你呢?”林问涓低头,瞧见他肩膀和袖口上累累的补丁,心情颇为异样。

韩仲林笑道:“我平日里都是坐着干活儿,这一身还能穿。”

敢情都想着旁人,就没给自己留着。

林问涓不知说什么才好,隔了半晌才吐出一句:“大哥,你真好。”

“有什么好的。”韩仲林叹气:“我要是有本事,早就将爹接到镇上来了。”

“你会有本事的。”林问涓看着他:“大哥,你是个好人,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爹很相信你,我也相信你的!”

韩仲林听了,一时愣怔。

从未有人这样对他说过,哪怕是爹,都不曾这样鼓励过他!

他看着眼前肥胖却神采奕奕的少女,忽然间,像是从心底滋生了无穷的勇气。他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少女的头发,千言万语只汇成两个字:“傻子!”

结了账,韩仲林手里的银钱已经所剩无几。他问林问涓:“还有什么要买的?”

“我们去药铺看看。”林问涓一双眼睛直盯着那几家医馆打转,“给爹治病还需要几味药,我在山里没采到,得去药铺买。就去那家吧,可好?”林问涓抬手指着前方不远处最大的那家医馆,双眸发亮:“他们家最大,想来药也很齐全。”

“好。”韩仲林踟蹰的看了看那医馆,那是城里最好的精医堂,只抓几味药价格都不便宜,可想起爹的病,韩仲林还是咬了咬牙,带着林问涓进去了。

精医堂里有三个坐诊的郎中,分三间诊室,熟悉的病人会直接去找三位郎中。

不熟悉精医堂也没有关系,每天,三个郎中会轮换着在大堂坐诊。

今天,坐诊的是个老郎中,在清水镇,他是极为有名气的,镇上的大户人家哪个病了都得赶着往精医堂来请他上门看诊,故而架子也大,脾气极为暴躁。

林问涓和韩仲林进门,老郎中刚送走了一个病患,见两人进来,他也懒得招呼,伸了个懒腰起身去喝水。

韩仲林原本还想问问他关于乔老三的病情,见状,刚刚迈出去的脚不得不缩了回来。

林问涓径直走到学童跟前,那学童头也不抬,伸手要方子:“方子。”

她沉默了一下,在脑中过了一番古代的钱和现代的克的等量关系,张嘴就问:“请问,嫩前胡一钱,清水豆卷、水炙桑、金银花、连翘壳、光杏仁各三钱,象贝粉一钱,黑山栀和生甘草一钱,这一副药是多少钱?”

“没方子?”学童吃惊的抬头。

他见站在跟前的韩仲林穿得破旧,林问涓又丑陋非常,顿时勃然大怒:“没方子,那有钱没有?没钱来抓什么药?”

韩仲林脸色微变,正要开口,林问涓已拉住了他。

她抬起头,脸上的笑容不变:“没钱就不能来抓药了吗?问你这副药是多少钱,你好歹报个价,我听了心里掂量,能买就买,买不起,我再自己想办法。”

“一副四百文。”学童不耐烦。

林问涓眸光一闪:“那如果我只要水炙桑和嫩前胡呢?”

“只买两味药能治什么?你别砸了我们的招牌!”学童不满:“我看你就是存心来捣乱的。去去去,出去,长得五大三粗的丑样,别污了我的眼。”

说话间,学童手脚并用,将两人撵出了精医堂。

“狗眼看人低!”外人如此侮辱林问涓,韩仲林不免气愤。

林问涓也有些挫败,见他生气,自己反而不生气了:“要不,去旁边那家药房问问?”

在精医堂不远处,还开着一家药铺,这家只一个郎中坐诊,不过,有精医堂在旁边镇着,这家叫百草堂的药铺门前寥落,铺子里的掌柜更是在坐着打哈欠。林问涓看了看精医堂又看了看百草堂,最终点了点头,跟着韩仲林转向了药铺。

“掌柜的,水炙桑三钱,嫩前胡一钱,要多少钱?”韩仲林小心翼翼的问。

百草堂的掌柜姓邱,名叫邱实。他今年已经四十七岁,从六岁跟着师父认药抓药,到独立行医,已是四十年的老郎中。要论医术,邱实自问自己学得很不错,只可惜行医多年,一直家徒四壁,勉力开了这家药铺后就再没余钱来扩大经营,这些年来生意一直时好时坏。自从对面开了精医堂后,精医堂会打招牌,名气越来越大,去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习惯在他这里看病的人,也都纷纷去了精医堂,百草堂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

家里孙子都还小,儿子跟着他做这一行,真是一大家子都快活不下去了。前些时日家里揭不开锅,儿子已经暂时弃了这门手艺,去镇上的老爷家里做短工,让邱实见了又一阵心酸。

他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打着哈欠,猛地听见有生意上门,才一个激灵醒过来:“只要这两味药?”

跟前站着两个人,看年纪都不大,女的脸上还长了不少痤疮,邱实少不得关心一句:“是谁要用药?是治的什么病?”

这才是一个医者真正的品德!

林问涓顿时对眼前的郎中心生好感:“是给我爹抓的,他是肺热之症,家里现在已有了别的几味药,就缺这两味而已。”

“肺热?是什么症状?小姑娘,须知肺热之症也有多种,有风热犯肺引起的,有邪热内结引起的,还有痰热雍肺导致的……”邱实一听,立即摇头。

林问涓笑道:“是肺胃郁热之症,常年卧床,故而有此病。”

“你会医?”话语未落,邱实已是吃了一惊,小姑娘几年不大,一张嘴,却像是习医数年的老成口吻。

林问涓咧嘴:“会一点。大夫,这两味药要多少银钱?”

“二十文。”邱实放下心,转身抓了两味药包好,递给韩仲林。

才二十文!

比起对面精医堂的四百文,这可是便宜得很了。韩仲林松了口气,提了药,爽快的把钱付了。

林问涓踮着脚尖看着邱实背后的药箱子,终于问出了她最想问的话:“大夫,你这儿收不收药材?我会认药,想采一些药材卖出银钱来补贴家用。”

“收。不过,我只收品相好的。”邱实点头。

“好,等我找到好药材,我送来给你。”林问涓笑得眯起眼。

出了百草堂,林问涓脸上的笑就没停过。韩仲林见着也高兴,只是想起林问涓方才问的话,他还是有些担忧:“绾绾,你真要采药来卖给掌柜的?”

“嗯。”林问涓也不瞒他:“大哥,我想过了,我没什么手艺,能认一些药,好歹也能赚点银子。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要供大哥你读书,”见韩仲林欲言又止,她笑着说:“大哥,你不要拒绝,更不要有压力,我也是为了我自己。你看我长得不好看,将来要是离开乔家,恐怕没人会愿意娶我。可我有一个做大官的大哥那就不一样啦,愿意娶我的人肯定会排好长一条街!”

“噗——”韩仲林被她的话逗笑起来。

直到此刻,他才开始相信林问涓的决心。

侧头看着身边的女孩,看得次数多了,好像这张脸似乎也没那么丑了,而且……脸上的红包脓肿,好像已经扁下去了一点?

他抬手摸了摸林问涓的头发,同样的,摸的次数多了,似乎……越来越顺手?

“我们一起努力!”韩仲林没拒绝,他斩钉截铁的吐出一句话。

事情都办妥了,两人又坐着牛车回下河村。一来一去,到家时,太阳都落山了。

白氏少不得数落他们:“我说这一下午都没见着人,是去哪里野了,家里人个个都下地,你们倒好,干活儿的时候找不到人,吃饭的时候倒是赶得巧!”

小说《农女逆袭:我成了京城第一富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