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别名玉渊错:嫡女的快意人生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怡然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顾晚谣,《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这本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顾晚谣霍斯爵,穿越重生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并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八),写了1467634字!

一、作品介绍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小说是网络作者怡然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顾晚谣。主要讲述了:刘氏手里的笤帚“叭”的一声落地,吓得呆愣在当场孙老娘听到动静,披着衣服跑出来,油灯凑近了一看,魂都没了儿子眼歪鼻子斜,这会只有进气的份,没有出气的份“哎啊,我苦命的儿子啊,你这是怎么了?”孙老娘嚎得眼泪鼻涕都下来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拼命磕头,“观音菩萨,如来佛祖,求求你们显显灵,救救我儿子……”“死婆娘,你他娘的给我闭嘴”孙老爹怒骂了一声,大手用劲把儿子从地上拎起来,伏在背上“玉渊,你...

二、书友评价

虽是架空的,却对应着雍正,乾隆,嘉庆三朝,只是把乾隆皇帝黑得可以

这是我看过西子情的《纨绔世子妃》之后,反复多遍爱看的又一本书!也是唯一的一本书,因为别的书开个头儿就看不下去了[捂脸]

追了三天,终于看完了。群臣仇,父子恨,于天下黎民百姓都是痛。

三、热门章节

第三百二十九章群芳宴

第三百三十章分明逼得是他啊

第三百三十一章给我打出去

第三百三十二章 平王妃上门

第三百三十三章成全于他

四、作品试读




狗屁仅此而已。

学医就只能饿不死,穿得暖,这特么什么神逻辑?

张郎中怒从心起,想当年自己在……

哎--自己还不是混到了只能饿不死,穿得暖的地步,还提什么当年!

顾晚谣见张郎中的脸上一会怒,一会悲,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

“郎中不用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我就跟郎中学一年,懂点皮毛就行。”

“学医学皮毛?”

张郎中一拍桌子,胡子都给气飞起来。

“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医这东西,学无止境,你学点皮毛就想出师,你是想把老子的一世英名都给糟蹋完吗?”

顾晚谣先是一愣,再是一惊,随即,巨大的喜悦从七经八脉涌上来。

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她这一跪,让张郎中百感交集。

娘的,这就是命啊!

他这辈子起起伏伏,上蹿下跳,蜜水里泡过,苦水里浸过,心里早就盘算着要收个徒弟传下去,张家这点医术不能绝在他手上啊。

哪知道,慕名而来的那些人,要么太蠢,要么太丑,难得碰到一个不蠢不丑还算伶俐的,胆儿又太小。

眼前这一个,不蠢,不丑,胆子肥……偏偏是个丫头。

真是造化弄人啊!

罢了!

罢了!

“起来吧,我这里也没什么可教你的,自己能悟多少悟多少,且看有没有天分。”

顾晚谣实实在在的磕了三个头:“谢谢师傅,我这人没啥天份,就是能吃苦,月银您甭发了,以后等我赚了银子孝敬您。”

“滚,滚,滚--”

张郎中见不得她那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样子。

一碗肉酱骗回一个师傅,这丫头贼儿精!

……

顾晚谣滚出堂屋,滚到东厢房收饭菜。

见鬼的是,今天小板凳空空如也,看来郎中的侄儿还没用完饭。

正想着,门吱呀打开,从门缝里伸出一只修长的手。

十指骨节分明,修长如玉,指尖泛出些细微的苍白,在昏暗的夜色下,白得让人触目惊心。

顾晚谣心中吃了一惊,这手完全不像一个普通人的手。

手的主人似乎察觉到门外有人,一缩,一关,门里门外的世界又恢复了平静。

顾晚谣皱了皱眉,赶紧把碗筷收进灶间。

正要拿水冲洗碗的时候,鼻尖隐隐传来一丝似有若无的药味。她低头对着碗嗅了嗅,才发现正是碗沿上传出来的。

有病,常年吃着药!

见不得光,闭门不出!

一双黑色深邃,无波无澜的眸子!

一双比千金小姐还要水嫩的手!

郎中侄儿的形象在顾晚谣的脑海里渐渐明朗起来。

……

天色渐黑时,空中飘起零星的雪花。

顾晚谣抄小路回到家中,正要敲门,被门口的黑影吓了一跳。

“谁?”

孙兰花转身,眼睛猛然睁大。

这是谁?

这是顾晚谣吗?

是那个在谢家毫不起眼,身上灰扑扑脏兮兮,随便谁都可以欺负打骂的顾晚谣吗?

也难怪孙兰花没认出来,顾晚谣身上穿着新衣服新鞋子,头发束起,露出干净漂亮的脸蛋。

再加上脱离了孙家,拜了郎中为师傅,心宽气色好,看起来竟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顾晚谣见她半天不说话,皱了皱眉:“孙兰花,你找我有事吗?没事请让开。”

孙兰花这才回过神,却已经将来意忘了一半,睁着大眼睛 :“你身上的衣服怎么回事?”

“这和你没啥关系吧。”

“什么叫没啥关系,好歹你们也是从孙家出去的,万一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丢的是我们老孙家的脸。”

孙兰花眼睛泛红,嫉妒得牙根咬咬。

连她都没有穿过这么好看的衣服,凭什么顾晚谣分了家就能穿上?哪来的钱?

他们还欠着张郎中五十两银子呢。

顾晚谣懒得理她,“全村的人都知道我爹被赶出来了,你们孙家就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说,上我家来干什么?”

孙兰花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原来是孙家人听说老大家买了个丫鬟回来,觉得奇怪,所以派她来打听打听。

没想到丫鬟的事情还没有打听清楚,就受了极大的刺激。

她抬起头,冲着顾晚谣冷冷一笑,丢下一句“你死定了”,拔腿就跑。

哼!

她要马上告诉阿爷他们去。

孙兰花飞也似的往家里跑,跑到半路时,看到里正和他的娘子在路中间走。

里正说:“……这孙老大一离开孙家,运气好挡都挡不住。”

里正娘子:“也是见了鬼了,那后山我也常去,怎么就没看到有野山参呢。”

里正压低了声音:“赶明儿等天黑了,咱们再去一趟,我就不信这个邪。”

“到时候咱们挖到了野山参,也花钱买个丫鬟回来使唤使唤。”

孙兰花的眼睛倏地睁大,眼珠子咕噜一转,心里像是渐渐明白过来。

……

顾晚谣根本没把孙兰花放在心上,回到家,见家里人都聚在西厢房里。

她走进去一看,一张方方正正的大床摆在屋子中央,娘正坐在床边给她缝被褥。

“阿渊姐,婶儿的针线活真好。”李青儿一脸羡慕的说。

顾晚谣笑笑:“想学让娘教你,赶明儿你跟我去张郎中家,郎中说你做的饭菜好吃。”

孙老大一听这话,放下手里的榔头,“阿渊,那你呢?”

“郎中收我为徒弟,我跟着他做药童就行。”

“徒弟?”

顾晚谣眼神微微闪了闪,“爹,以后等我学成了,看病养活你们。”

话音刚落,就听到大门被敲得砰砰砰直响。

李青儿手脚快,“我去开门。”

顾晚谣不放心,朝爹打了个眼色后,迅速跟出去。

大晚上的把门敲成这个德行,除了孙家人,没有别人。

门打开。

果不其然,就看到孙家二老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

顾晚谣把李青儿往身后一拉,沉着脸问:“你们来干什么?”

孙老娘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顾晚谣,破口大骂。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小贱人,居然敢偷我们孙家种在后山的野山参去卖,把银子给我吐出来。”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顾晚谣在掏银子买下青儿的时候,就知道野山参的事情瞒不住。

“孙老娘,你说后山的野山参是你们家的,敢问你们家种在哪个山坳里?”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