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马甲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林冰清顾北城,穿越重生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林冰清为主线。怡然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目前已写146763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八),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一、作品介绍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小说是网络作者怡然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林冰清。主要讲述了:寅时不到林冰清被帘子外悉悉索索的穿衣声给惊醒了她赶紧起床给爹做早饭趁着孙家人还在睡,她蒸了两个土豆捣成泥,和着面粉做了五张香喷喷的土豆饼留一个给娘,余下四个都给爹盛碗里,自己就喝了碗薄粥孙老大吃了顿热呼呼的早饭,交代了几句,匆匆消失在黎明的夜色里他一走,林冰清把锅碗洗洗,拉着高氏便往张郎中家里去孙老娘是被饿醒的,到灶间一看,冷锅冷灶,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林冰清你个杀千刀的……”话一出...

二、书友评价

好喜欢的一本书,熬夜看完了。

这是我看过西子情的《纨绔世子妃》之后,反复多遍爱看的又一本书!也是唯一的一本书,因为别的书开个头儿就看不下去了[捂脸]

追了三天,终于看完了。群臣仇,父子恨,于天下黎民百姓都是痛。

三、热门章节

第二百四十四章信

第二百四十五章明天是成,是败

第二百四十六章赴宴

第二百四十七章赴宴(二)

第二百四十八章想凑个热闹

四、作品试读


从镇上回孙家庄,中间隔了几个庄子。

两人走到李家庄时,寂静的庄子突然嘈杂起来,村人们像潮水一样,往一个方向跑去。

林冰清顺着那方向望去,有浓烟,有火光,有噪声,隐隐约约,看不清晰。

张郎中好奇心大起,棉袍一撩,也不管林冰清跟得上跟不上,撒腿就跑。

林冰清:“……”原来郎中也喜欢瞧热闹。

林冰清气喘吁吁赶到时,人群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似乎一村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到了这里。

林冰清人矮腿短,怎么也挤不进去,正着急着,脖子一紧,小身板被人拎起来,又放下。

一抬头,原是张郎中将她拎到了跟儿前。

来不及道谢,林冰清的目光就被面前的一口大井所吸引,井里隐约传来说话声。

没过多久,两个冻得瑟瑟发抖的男子一前一后爬起来,后面的男子腰别着一根粗麻绳,麻绳那头系着什么重物。

他站稳,双手用力一拉,竟然从井里拉出一具已经泡得发白的女尸。

人群中有人尖叫,“李大娘,你儿媳妇被你骂得跳井了。”

“我呸,幸好这贱货跳了井,否则我定要让里正开了祖宗祠堂,把这女人沉塘了才行。”

黑黝女人叉腰冲着死尸碎了一口,“整天介和男人眉来眼去,我骂她几句怎么了?”

“李老大,你媳妇到底有没有给你戴绿帽子啊!”

“是不是你不行,所以你老婆才偷人啊?”

茅草屋前,男人蹲在地上用手揪着头发,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放你娘的屁,我儿子好好的,是那个女人……”

老妇人破口大骂,黑幽幽的血盆大口,一张一合,一句比一句骂得难听。

骂到后来,她索性往地上一坐,开始撒泼打滚。

这时,一个纤瘦的身影像道箭一样冲了过去。

林冰清还没来得及看清,只听老妇人“啊”的惨叫一声,额头就被石头砸出个破洞。

一个满脸是泪的小女孩,睁着两只喷火的眼睛,手里握着的石头尖儿上正往下滴血。

“我娘从来没有勾引男人,是你嫌弃我娘生我时坏了身子,生不出崽来,早也骂,晚也打,还往她身上泼脏水,是你逼死她的,你要给我娘偿命。”

老妇人被说破心里的龌龊,气得跺手跺脚,“小婊子,你胡说什么混话,我打死你,你和你娘一样是个贱货。”

“你赔我娘的命,你陪我的娘的命。”

小女孩凄惨的哭声,似悲似狂,说到恨极时,她又要拿石头去砸那妇人,却被他爹一巴掌打翻在地。

“爹--”

小女孩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后,目光呆滞,她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巴掌会是她那个老实巴交的爹抽上来的。

她突然想起自己这九年的生命中,爹无数次的沉默不语,娘无数次的在深夜哭泣……

“儿子,给我打死她,打死这个小畜生。”老妇人捂着额上的血,嘴里叫嚷着。

“娘,行了,把人葬了吧。”男人大吼一声。

“做梦!”

老妇人咬牙切,“这种生不出带把的寻死货,只配一张破席子扔进乱坟岗,绝不能进我老李家的祖坟,不吉利。”

小女孩一听这话,眼睛都直了,突然从地上爬起来,飞扑到尸体跟前重重一跪。

“各位阿爷阿婆大叔大婶,我李青儿卖身葬母,谁能让我娘入土为安,我就给谁做丫鬟,就是童养媳,也是使得的。”

跳井而死,乃大凶;葬入祖坟,轻则家宅不宁,重则祸及子孙,谁敢应下她的话。

方才还热闹的人群,顿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凝固住了。

林冰清张了张嘴想说话,眼角的一滴泪抢先落了下来。

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她是上吊而死,大凶之兆,就算她是谢家嫡出的小姐,也不允许葬入谢家祖坟,只配做孤魂野鬼。”

林冰清嘴角扯出一记冷笑,朗声道:“我买你。”

话音刚落,无数道锐利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林冰清眸光一闪,唇角扯出一抹冷笑。

“我出十两银子,哪位邻居帮忙找个能埋人的地方,让死者入土为安,这银子就归他。”

轰!

这话像在众人耳边炸了个响雷。

这小丫头疯魔了不成,庄稼人一年忙到头都存不了几两银子。

有人不屑一顾,也有那一听着银子,便两眼放光的。

“后山柏树下可以埋,银子拿来我去。”

“我家田梗后头也可以埋,给银子就行 。”

“村东头土堆堆旁也能埋人。”

林冰清看着从人群里站出来的三个村民,从贴身的衣服里掏出十两银子,往地上一扔。

然后她让出半个身位,用手指了指站在身后,正目瞪口呆的张郎中,勾唇一笑。

“我家郎中说:你们仨一齐把人埋了,银子拿去平分。”

话落,她在众人见了鬼一样的视线中,走到那女孩身旁,用崭新的衣服袖子替她擦了把眼泪。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吸了吸鼻涕:“我叫李青儿。”

“青儿,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人了,跟我回家吧。”

很久以后。

张郎中回忆起那一天的场景,脑海里只记得这样一张脸。

那脸上,眼角如淡墨横扫,长而带翘,阳光投在那张脸上,没有一丝的暖意,深邃的眼窝和带着讥诮的唇角,像覆了一层冰。

他心想:这丫头片子,可真能啊!

……

傍晚。

林冰清领了个李青儿回家,把孙老大吓了一大跳,倒是高氏,睁着两只黑幽幽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生人看。

“爹,这是我买来的丫鬟李青儿,以后就让她伺候娘。”

孙老大一听,毛都炸起来了,“咱们家穷得……”

“爹,昨儿挖的野山参,卖五百两银子。”

孙老大惊得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五,五百……百……”

“刚刚花了点,又买了青儿,还剩下四百八十两。”

像是一记拳头落下来,当场把孙老大砸个“天降巨款”,他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