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前尘往事

小说《前尘往事》,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林絮季廷阳,文章原创作者为“红茶奶酪”,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温梨没有跟萧煜提前打个招呼,就偷偷跑过去找他了萧煜此时正在上班,餐厅里客人有些多,他忙前忙后给客人们上菜直到得了空闲,才发现温梨不知何时来了这里看见她,萧煜错愕一瞬,反应过来后眼睛一亮,连忙迎上来“你怎么来了?”萧煜把她带到一旁的餐桌坐下,“我还有两个小时才下班,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好”温梨开心地点头,上扬的唇角就没有收起来过好不容易能出来见萧煜,别说...

免费试读


鲜血从伤口流出,浸湿了身上了衣裳,触目惊心。

除了林絮脸颊上明显的伤痕外,身上的伤口都被鲜血掩盖,在黑暗的夜色中分辨不清。

“你是不是蠢!”看见她身上严重的伤势,季泽秋瞳孔紧缩,一股躁气涌出,狠狠抓了一把头发,“你为什么不放手,跟我摔下来很好玩吗!”

“你凶什么啊!我都伤这么严重了,你还要骂我。”林絮委屈地扁着嘴,提高音量怼了回去。

季泽秋噎住,看着她豆大的泪珠,微张的嘴唇欲言又止,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伸手去摸兜里的手机。

手掌触到身上丝滑的红袍后,动作顿住。

他刚才在拍戏,手机根本没带在身上。

“你手机还在吗?”他扭头去问林絮。

林絮摸了摸口袋,嗓音带着还未褪去的哭腔:“不见了。”

在斜坡上滚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那你身上还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季泽秋问。

林絮在兜里左摸摸,右掏掏,最后拿出一根裂开的小应援棒。

打开开关,五颜六色的光霎时在漆黑的树林中闪烁,像极了KTV里蹦迪的氛围灯。

灯壁上“季泽秋,我爱你”这六个小字清晰可见,撞进季泽秋的眼中,令他身躯一震。

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他的思绪有一瞬的涣散。

林絮,好像说是他的粉丝来着。

什么粉,该不会是女友粉吧?!

“太好了,还能用!”林絮激动地挥了挥应援棒。

这是那两个女生送给她的同担礼物,只有手指的长度,随手就给塞进兜里了。

没想到现在居然能派上用场。

茂密的树林里亮起一抹灯光,驱散黑暗,林絮也安心了一些。

开心的声音把季泽秋的思绪拉回来,看向那应援棒的眼神多了几分警惕。

“天太黑了,我们现在乱走也不安全,先留在这里休息吧,剧组的工作人员应该也在找我们。”季泽秋走到一颗树下,倚着树干坐下,

他闭上眼睛,身体隐隐作痛,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钻入鼻尖,刺激着他的神经。

林絮也赞同他的说法,看了眼离自己有点远的季泽秋,撑着身体走到他身边坐下。

季泽秋倏地睁开眼睛:“你过来干嘛?”

“我一个人害怕。”林絮说。

听见她颤抖的声音,季泽秋闭上嘴巴,还是没忍心赶她远离。

他双手抱臂,重新闭目养神。

思考着如果明天还是没有人找到他们的话,该怎么做。

啸啸的风声与虫鸣在寂静的树林里回荡,枯枝在冷风中咔咔作响,周围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恐怖。

林絮身体抖了抖,无心睡眠,主动找季泽秋说话,“你睡着了吗?”

“……”没有回应。

“我身体好痛啊,手臂痛,脑袋也晕晕的。”

“……”

“我该不会要死了吧。”她委屈地喃喃。

季泽秋身体动了动,终于有了反应,掀开那双漆黑的眼眸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不想死就闭上嘴巴。”

这女人的话怎么这么多,吵得他耳朵嗡鸣。

温梨就很文静,从来没有像她这么烦人过。

“可是我好痛。”林絮的嘴巴又扁起来。

除了小时候爬树摔下来,膝盖淤青外,这是她受过最重的伤了。

“我身体同样痛,也没像你这么多事。”季泽秋狭长的眼眸带着一丝不耐。

“可能是我皮肤娇嫩,没有你这么皮糙肉厚吧。”林絮给出解释。

季泽秋翻了个白眼,翻了下身体,拿后背对着她。

不多时,他感觉后背被什么东西戳了戳,声音同时响起,“季泽秋,你先别睡,陪我说说话吧。”

季泽秋额头的青筋突了突,真想把她的嘴巴缝上。

他不耐烦道:“说什么?”

“你……”林絮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出口,“你之前说,你讨厌你母亲,为什么啊?”

当时听见他这句话后,林絮消沉了好几天。

一直在回想自己以前是不是哪里没做好,让他讨厌了。

小时候的季泽秋可以说是最喜欢粘着她的,只要她一回家们,他就会迈着小步伐晃晃悠悠的跑过来,一头栽进她的怀里。

这时她总会抱起小泽秋,在他咯咯的笑容,脸颊收到一个满是口水的亲吻。

那个时候的他可爱又粘人,嘴里嚷嚷着最爱的人是妈妈。

结果二十年过去,她却变成他讨厌的人了。

林絮深受打击。

气氛骤然冰冷,半晌,季泽秋吐出一句淡漠的话语,“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

他似乎并不想和别人讨论这件事。

林絮的情绪不佳,也跟着沉默了起来。

不一会儿,她双手抱着手臂,可怜兮兮地哼了句“好冷”。

“冷就忍着。”被提到母亲,季泽秋本就心烦意乱,现在又听到她的嘟囔,心里更气了。

林絮还没念叨出第二句,忽然一件衣袍就盖到她的脑袋上。

她抱着衣袍,感动地呜咽起来,嘴唇微张。

“再多说一句,就把衣服还给我。”季泽秋冷声道。

好吧。

林絮闭上嘴巴,把衣服盖到身上,安静入睡。

随着时间流逝,搁置在地上照明的应援棒越来越暗,在发挥最后一点光亮后,陷入沉寂,提前退休了。

前半夜林絮还冷得抱紧双臂,到了后半夜,她额头便冒出绵密的汗水,后背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仿佛在蒸拿房一样,热得全身滚烫。

“起床了,有人来了。”

“别睡了,快醒醒。”

“林絮!”

好看的柳眉紧蹙,林絮热得虚脱,身体使不出一点力气,即使听见季泽秋在叫她,也睁不开眼睛。

不过听见有人来救他们,林絮紧绷了一晚的精神松下来,终于没有负担地睡了过去。

季泽秋是被附近搜救的声音吵醒的,他伸手去推身边的林絮,盖在她身上的衣袍不知何时被她扔到一旁。

就着明亮刺眼的日光,季泽秋才清晰发现她身上大小不一的伤口密密麻麻,鲜红的血液凝固,几乎分辨不清她衣服原本的颜色。

小说《前尘往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